淺談刑事案件技術偵查 _律師文集_張超律師網 _律法網
 
會員中心 忘記密碼? 加入收藏網站地圖

張超律師網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律師文集 >> 正文

淺談刑事案件技術偵查

2020-04-02 17:27:12 | 張超 | 0人瀏覽 | 0人評論

北京市高界(濟南)律師事務所   電話:0531-68659995   作者:王海龍律師 更多資訊關注公眾號“高界律師”

正所謂“一切偵查措施都只能無限接近于案件事實,而不能再現案件事實”。偵查措施作為偵查機關通向案件事實的道路、方法,可否理解為“條條大路通羅馬?”,答案是否定的,刑事偵查措施需要遵循嚴格的程序規定和法律要求,一旦違反這些程序規定或者法律要求,就極有可能屬于非法證據,從而無法接近案件事實。筆者以偵查措施之中最為特殊、嚴格的“技術偵查”為對象,淺談我國當前技術偵查的利弊改進。

一、技術偵查是什么

“技術偵查”是刑事訴訟法之中法律術語,即我們在警匪片、諜戰片之中常見的:電子監聽、電話竊聽、電子監控、秘密拍照、錄像等偵查方法。這是一類嚴格區別于一般偵查措施(即:訊問犯罪嫌疑人、詢問證人、勘驗、檢查、搜查、查封、扣押物證、書證、鑒定)的偵查措施。在現實生活中,一般很難接觸到技術偵查本身,筆者在此例舉一個技術偵查的反面例子:20101月至20122月,王力君在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期間,違反國家有關法律規定,授意該局有關工作人員,不履行合法審批手續,先后對多人使用技術偵查措施,重慶新任公安局負責人曾經在內部干部大會上說:我們在座的各位有誰沒有被監聽過?說罷整個會場肅穆,繼而沉默,然后嘆聲四起,此事也是王力君構成濫用職權罪的最主要犯罪事實。相比于一般的偵查措施,技術偵查很容易就會侵犯到被偵查者的個人隱私、商業秘密,故而對技術偵查的必須是嚴格規范、慎用少用。

二、我國的技術偵查措施

(一)適用對象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八條規定:公安機關在立案后,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重大毒品犯罪或者其他嚴重危害社會的犯罪案件,根據偵查犯罪的需要,經過嚴格的批準手續,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人民檢察院在立案后,對于重大的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以及利用職權實施的嚴重侵犯公民人身權利的重大犯罪案件,根據偵查犯罪的需要,經過嚴格的批準手續,可以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按照規定交有關機關執行。

(二)期限、保密要求

期限要求:技術偵查的批準決定自簽發之日起三個月以內有效。對不需繼續采取技術偵查措施的,應當及時解除;對于復雜、疑難案件,期限屆滿仍有必要繼續采取技術偵查措施的,經過批準,有效期可以延長,每次不得超過三個月。

保密要求:技術偵查過程中知悉的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和個人隱私,應當保密;對采取技術偵查措施獲取的與案件無關的材料,必須及時銷毀。采取技術偵查措施獲取的材料,只能用于對犯罪的偵查、起訴和審判,不得用于其他用途。公安機關依法采取技術偵查措施,有關單位和個人應當配合,并對有關情況予以保密。

其他要求: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時候,經公安機關負責人決定,可以由有關人員隱匿其身份實施偵查。但不得誘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發生重大人身危險方法。此處所謂的隱匿其身份實施偵查即通俗理解的臥底偵查,常用于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犯罪之中。法律對此類技術偵查措施的要求除了要求遵守審批、期限、保密方面的要求外,還要去不得誘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發生重大人身危險方法(一般人身危險不在此列)。

三、我國技術偵查存在的問題

(一)審批程序不明確

技術偵查的開始是需要經過審批程序的,即解決一個能不能進行技術偵查的問題。我國《刑事訴訟法》第148條和《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263條均規定適用技術偵查需要“經過嚴格的批準手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256條規定采取技術偵查需經過“設區的市一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筆者覺得上述規定過于寬泛,雖然要求經過嚴格的審批手續,但并未對該手續做出詳細規定。而在負責人批準的問題上,也賦予了公安機關負責人過大的權力,負責人如果主觀上認為有需要進行技術偵查就有權批準,而不可否認的是許多恐怖活動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重大毒品犯罪在客觀上不需要技術偵查措施也可以完成偵查,只是給予某些原因或者某些目的就任意的開啟技術偵查的大門。

(二)授權模式的局限

從世界各國技術偵查的授權模式來看,技術偵查的授權模式有:法官授權、檢察官授權、行政授權和自行授權四種方法,某些國家采取的四種模式之中兩種或者三種組合的方式進行,其中法官授權模式最為嚴格,自行授權最為任意。在我國的實踐中,檢察院往往根據偵查對象的職級適用相應的審批手續,比如科級及以下級的于重大的貪污、賄賂犯罪需要技術偵查的,由省級檢察機關主管領導審批,處級及以上級別由省委或中央有關領導審批等。但因檢察機關沒有執行權,即使檢察機關已履行自身審批程序,送交公安機關后,公安機關仍然要履行其內部審批程序。不難發現,我國技術偵查措施的開啟,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偵查機關內部自我監督的授權模式,有利于提高效率但并不能很好地控制技術偵查措施的濫用。

(三)缺乏告知及救濟程序

   技術偵查的目的在于通過技術手段無限接近于案件事實,但是在技術偵查開展的過程中,必然會獲取到被偵查對象的個人隱私、商業秘密。參照國外的法律制度,對于個人隱私而言,如果嚴格保密沒有泄露的,需要在案件審結后一定期限內履行告知程序,讓被偵查對象知道自己曾經被采取過技術偵查措施,保證其知情權(同時也是一種變相的監督)。如果個人隱私或者商業秘密泄露了,就侵犯了被偵查對象的合法權利,這就涉及到救濟的問題,國外在這個問題上一般與國家賠償制度相銜接。

縱觀我國的法律,目前尚沒有在事后告知上有明確的規定,唯獨《訴訟規則》第265條規定:如果采取技術偵查收集的材料作為證據使用,采取技術偵查的決定書應當附卷,辯護律師可以依法查閱、摘抄、復制。這就變相的表明如果被偵查對象有辯護律師的,其有可能通過辯護律師知道自己曾經被監聽、監控。但是這存在兩個問題,其一是辯護律師基于保密要求,只能口頭告知被偵查人,且范圍和內容必然有限。其二是不是所有的被偵查對象都有辯護律師。此外我國法律也沒有規定技術偵查侵犯被偵查人合法權益時候的救濟措施,這屬于法律上的空白地帶,這也變相的降低了技術偵查違規的成本。

四、對我國技術偵查的思考

技術偵查是刑事偵查的隱蔽戰線,與常規偵查相比,其高效率性與高風險性并存,具有“雙刃劍”的顯著特點,用之得當,則國家與個人兩受其利,用之失當,則國家與個人兩受其害。

筆者認為對于我國的技術偵查而言,迫切需要從法律上嚴格規范,其中首要的就是審批、授權上更加具體,更加可操作,強調基本偵查措施無法實現的情況下才能開展技術偵查,不能再將主觀認為需要作為開展技術偵查的前提條件(變主觀為客觀)。其次是建立救濟制度,所謂無救濟無權利,被偵查對象雖然涉嫌犯罪,但其基本的權利肯定需要被保護。因此需要建立技術偵查侵權時的救濟制度,最好是和國家賠償制度銜接,增加偵查機關違規開展技術偵查的成本,這樣也能從外部監督和規范偵查機關規范開展技術偵查。最后,鑒于辯護律師告知被偵查對象存在的弊端,需要搭建事后告知制度,即在案件定性之后一定時間內,強制性的告知被偵查對象曾經對其開展過技術偵查,并移交相關的技術偵查相關材料(審批手續、偵查內容材料等等)。在告知的同時,向被偵查對象明確救濟渠道,使得二者相互銜接。

以上是筆者對我國技術偵查措施的幾點思考,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在立法上通過上述措施的完善,更好的規范我國的技術偵查措施,讓技術偵查這把“雙刃”劍用之得當。




最新評論
暫無評論
網友評論
0人評論 用  戶:匿名  點擊登錄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律法網保持中立

張超律師

幫助過: 0

網站積分: 200

好評率: 100%

法律咨詢熱線

18615185588

法律案例

文書代寫
体彩福建31选718215 双色球走势图旧版 河北快3一定牛和值 玩秒速时时彩的网站 广州配资公司 快乐十分几点开始售票 河南福彩快三最大遗漏 在线炒股有名卓信宝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三 云南11选五5奖金对照表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 河北20选5胆托投注金额计算表 彩发发app有客服吗 王中王中特免费公开资料选1 今日专家股票推荐 乐牛配资 浙江6+1中奖规则图标